个人资料
章贡游子,没事乱写写,图个乐子,请勿模仿。
 
我的名片
日历
<<  2019年10月  >>
我的最近文章
我的文章分类
·您还没有发布日志。
最新评论
我的好友
我的博客信息
总访问量:49529
文章数:14
评论数:460
订阅我的博客:
我的文章
微软参股Facebook意在谷歌 (2007/10/26 17:59:49)
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微软昨天表示,将出资2.4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二大社交网站Facebook 1.6%股权,同时为Facebook销售网络广告,以进一步加强双方去年开始的市场营销合作关系。

上述交易的达成,使Facebook价值已高达150亿美元。此前有传闻称,雅虎去年有意以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,但遭到其创始人马克"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的拒绝,这一做法一度遭到外界嘲笑。

这一次的收购事件,虽然涉及金额并不是很多,但却意义深远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这是震动全球IT业界的一次错综复杂的收购事件。通过这一很有纪念意义的事件,可以分析出很多现象:

1、微软舞剑,意在谷歌。

《史记"项羽本纪》中著名的鸿门宴故事衍生出一个流传千古的成语: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。套用一下,在这次的参股过程中,可以说是“微软舞剑,意在谷歌”。很明显,继在YouTube之后,对于Facebook这一块日渐丰腴的肥肉,就成了微软和谷歌这一对新老IT霸主逐鹿世界的切入点。只不过,在一次的鸿门宴的斗智斗勇中被微软占了先机而已。就好像萨拉热窝事件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意义一样,可以看出,Facebook事件也充当了微软谷歌世界大战的类似角色。从此,二者的战争真正进入白热化,微软参股Facebook就成为二者争霸IT世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,一个导火索。

2、一切的根源,在于网络广告。

在新浪网的在线调查中,回答“你认为微软最看中Facebook的是什么”的网民中,选择“巨大的人群”的用户占到了45.71%,选择“广告潜力”的用户占到了28.57%。其实这两个答案说的是同一个意思,就是微软看中了Facebook的网络广告资源,这两项相加就占到了73.28%。在互联网广告时代,不管是与雅虎的角逐,还是与谷歌的角逐,微软都没有站到便宜,这一次的参股,就是微软放出的信号,彰显其在网络广告市场的野心。

3、交友网站代表了第三代互联网的方向。

    这一次的微软参股Facebook,给了大多数人两个惊讶,一个是惊讶于交友网站发展的这么迅速,一个是惊讶于这一次收购的财富数字。对于一些人来说,可谓一夜醒来,发现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城头飘扬的满是社交网络的旗帜。本次交易的达成,使Facebook价值已高达150亿美元。15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?这是在偌大的中国,目前没有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可以达到的高度。百度不能,腾讯也不能。

4、Facebook引领平台开放的潮流。

    哈佛大学肄业生扎克伯格用了不到4年就将Facebook做成了价值150亿美元的全美第二大社交网站。Facebook的巨大成功,除了在于其网上网下生活的重合度非常高之外,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源自期开放的平台。也是在今天,MySpace中国总裁罗川宣布MySpace中国正式推出开放平台,用户可以自由的上传个性化内容。罗川表示,在推动社交网站成为下一个明星的过程里面,有两点是非常重要的,可信赖的网络、开放的平台。在平台开放方面,不管是互联网领域,还是软件领域、硬件领域,都是一个不可阻挡的潮流。虽然很多企业在开放平台的短时间内利益会受到一定的损害,但是长远来说,对本企业是非常有利的,对整个行业也是可以促进良性发展的。互联网行业的平台开放、互联互通,软件行业的开放接口,硬件行业的互相匹配、平台开放,都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,所不同的只是时间表而已。这个开放过程,对于互联网行业更短一些,见效也更快一些。(作者:刘兴亮) 
 
阅读数:3715
评论数:0

文章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国品牌总网的观点或立场

·还没有评论!
共有0条记录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0/0页 10条记录/页
发表评论请严格遵守相关法律,严禁恶意评论和垃圾评论

匿名 登录名:    密 码:   没有帐号?马上注册

内 容:
验证码:
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舞影じ☆酷少简介
    虞汉撒手扔了密诏,仰面倒下。虞翻也扑了过来,他搂住儿子,凄声唤道:“汉儿,怎么会这样啊?”虞汉惨然一笑,对父亲道:“谎言永远无法掩盖真相,现在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,……而我的死,就是你要付出的最沉重的代价!”   原来,虞汉在对抗那些弓弩手的时候,心口处早已中了一支袖箭,只是他一直在拼死作战,没有留意自己已经受伤。当他发现心窝处射着的袖箭时,却已然迟了。   “汉儿,为父真的不该安排什么弓弩手啊,你明知道我有埋伏,为何还要孤身冒险?”虞翻老泪纵横,泣不成声。   “父亲,如果你的忏悔仅限于不该安排弓弩手,那么孩儿真是白死了。”虞汉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,“也许象孙权这样的恶人不会有恶报,但是象您与顾雍、陆逊这样的帮凶,是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。如果我的死能使您悬崖勒马,我在九泉之下,也就瞑目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