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资料
章贡游子,没事乱写写,图个乐子,请勿模仿。
 
我的名片
日历
<<  2019年9月  >>
我的最近文章
我的文章分类
·您还没有发布日志。
最新评论
我的好友
我的博客信息
总访问量:49819
文章数:14
评论数:460
订阅我的博客:
我的文章

摘要:  核心提示:北京时间11月7日早上8时34分,嫦娥一号成功实施第三次近月制动,进入127分钟圆形越极轨道。这也是嫦娥一号绕月探测卫星的“使命轨道”。  嫦娥一号实施第三次近月制动,进入127分钟圆形越极轨道。  按计划,嫦娥一号将要在工作轨道上进行一年对月探测。  点击进入3D实时模拟卫星状态  新华网11月7日报道北京时间11月7日早上8时34分,“嫦娥一号”成功实施第三次近月制动,进入127分钟圆形越极轨道。经过调整后的127分钟圆形越极轨道将是嫦娥一号的最终工作轨道,这条轨道距离月面200公里高度……
阅读数:3111  评论数:0

摘要:740)this.width=740#34;border=undefined>  探月工程标志“月亮之上”    东方早报10月18日报道由上海设计师顾永江设计并被确定为我国“月球探测工程标志”的“月亮之上”被南京一市民抢注成商标。昨天,中国探月办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个人将探月标志抢注商标的行为是一种“借机炒作”,相信国家商标局会依法驳回个人的申请。    中国探月办还表示,中国探月标志“月亮之上”的文字及图形商标,以及近似商标,均全方位地进行了“知识产权品牌保护”。去年2月,历时5个多月的“月球探测工程标志征集……
阅读数:2786  评论数:0

摘要:我们研究品牌时,总是习惯性的把自己的品牌划归某个品类里面,然后以品类的发展来衡量品牌发展的好坏。比如,品类发展速度为50%,而我们的品牌发展速度仅为30%,所以得到的结论是:品牌发展低于品类发展,我们应该加倍努力。  也正因为这样的思路,在市场研究领域也产生了CDI(CategoryDevelopmentIndex)和BDI(BrandDevelopmentIndex)指数,告诉大家如何围绕品类的发展安排品牌的推广。    这种分析工具,看上去给大家一个标杆(BenchMarking),以标杆作为投资方向,以标杆作为好坏标准,既合情又合理。&n……
阅读数:2049  评论数:0
谁知道品牌的出身?(2007/10/26 18:12:22)

摘要:  世界上并不存在做品牌是一种做法,做销量是另外一种做法的做法。做品牌如果不是为销量,难道品牌本身能当饭吃吗?!那种说“做销量快,做品牌慢”、“做品牌就是做长线,做销量就是做短线”,要么是纯心骗人,要么是根本不会用做品牌的办法把销量做上去,只不过用这种说法遮羞罢了!    做销量还是做品牌,弱智的伪命题    做销量还是做品牌?这个问题就像一个呆子看到大公共和出租车,问哪个是拉人的一样。    真是莫名其妙,难道做品牌不是为做销量还能为什么?!    这个伪命题在我国长期盛行着,许多人在营销活动中、在经验交流中,把……
阅读数:2228  评论数:0

摘要:荷伯投资心得    1.价值投资与长线持有,是我最基本的操作原则。    2.我从来都是满仓操作,银行里没有一分钱;只要能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,就不怕股票会跌,分分秒秒都是投资机遇。    3.我从来只买业绩好的大盘股,连二线绩优股都很少买,从来没有碰过“概念股”。    4.百闻不如一见,重仓投资一只股票,最好要去企业实地看看,看看主业与成本到底如何。    荷伯今年已68岁,8年前正式退休时60岁;8年前荷伯的股票市值33.8万元,这个月股票市值达到了3950万元——8年流动资金翻了117倍! ……
阅读数:3146  评论数:0
乐观是理财的一种气质(2007/10/26 18:05:18)

摘要:#34;即使遇到不快乐的事,也请一定要快乐。#34;最近翻看朋友送给我的一本英文童话,第一页上就是朋友写给我的这句话。  这本名为《波丽安娜》的童话书和小王子齐名,讲的是一个名叫波丽安娜的11岁女孩,父母双亡,身无分文,寄住在脾气古怪的姨妈家。但即使是有再糟糕的境遇,再倒霉的运气,小女孩也从来没有遗失过快乐,因为她懂得去看到#34;每朵乌云的那道银边#34;,她明白去寻找身边事物美好的一面。于是,她创造了一个奇迹,Pollyanna代表了#34;乐观昂扬到无法压抑,万事万物都能看到好来#34;的人。  这样的女孩,让我联想起采访过的一……
阅读数:3108  评论数:0
共有13条记录 首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尾页 1/3页 6条记录/页
舞影じ☆酷少简介
    虞汉撒手扔了密诏,仰面倒下。虞翻也扑了过来,他搂住儿子,凄声唤道:“汉儿,怎么会这样啊?”虞汉惨然一笑,对父亲道:“谎言永远无法掩盖真相,现在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,……而我的死,就是你要付出的最沉重的代价!”   原来,虞汉在对抗那些弓弩手的时候,心口处早已中了一支袖箭,只是他一直在拼死作战,没有留意自己已经受伤。当他发现心窝处射着的袖箭时,却已然迟了。   “汉儿,为父真的不该安排什么弓弩手啊,你明知道我有埋伏,为何还要孤身冒险?”虞翻老泪纵横,泣不成声。   “父亲,如果你的忏悔仅限于不该安排弓弩手,那么孩儿真是白死了。”虞汉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,“也许象孙权这样的恶人不会有恶报,但是象您与顾雍、陆逊这样的帮凶,是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。如果我的死能使您悬崖勒马,我在九泉之下,也就瞑目了。”